远大医药(0512.HK)归母净利润增38.3%,优质赛道吸引高瓴资本强强联合

远大医药(0512.HK)归母净利润增38.3%,优质赛道吸引高瓴资本强强联合

2020年上半年,远大医药(0512.HK)录得收益约港币32.56亿元,较2019年同期比较下降约9.2%,去除汇率影响仅较同期下跌4.9%。归母净利润约为港币7.19亿元,较2019年同期大幅上涨约31.4%,去除汇率影响较同期上涨38.3%。在同行业公司业绩普遍受挫的情况下,远大医药依然保持了高利润增长。

公司股价长期被低估,加速上涨回归合理估值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8月3日,远大医药股价上涨21.93%,当日收盘价为8.95港元,盘中最高价一度达到8.99港元,创历史新高。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票成交4772万股,涉资4.05亿港元。按照收盘价计算,远大医药连续四日上涨,累计上涨幅度达到了44.82%。接近300亿港元的市值,让远大医药成为港股医药股中,除去未盈利生物科技类公司及医疗器械公司以外的头部企业。

图表一:远大医药2020年8月3日股价走势图

数据来源:同花顺,格隆汇整理

对比本轮上涨前7月28日的数据可以发现,即使经过年内较大幅度的上涨之后,远大医药与同行业公司的市盈率(PE)相比依旧非常低。剔除市盈率为负的公司,港股GICS制药行业中所有公司平均市盈率为22.39倍。而截止7月28日,远大医药的市盈率仅仅为18.14倍,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远大医药作为同时布局医药制剂、医疗器械及生物技术的行业龙头公司,产品结构多元化且具有很强的优势。但是,其市盈率不仅没有处于行业高位,还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由此可见公司股价是被低估的。

图表二:远大医药及可比公司数据

数据来源:同花顺,格隆汇整理

此外,经过2020年8月3日的上涨之后,远大医药的市盈率也仅仅维持在21.54倍,剔除市盈率为负的公司,GICS制药行业平均市盈率上升为22.65倍。远大医药的市盈率虽然较股价上涨前有所上升,但依旧低于行业平均。

由此可以看出,本轮上涨是公司合理估值的回归,并且在经过较大幅度地上涨后公司股价依旧处于被低估的区间。那么,公司的股价上涨过程为什么会加速呢?公司未来是否还有上涨空间?

高瓴资本参与配售,加速市场价值认可

据分析,2020年8月2日晚间,公司公告了一则配售协议,是8月3日公司股价加速上涨的直接原因。该公告称将会按每股配售股份5.90港元的配售价格,向不少于六名承配人配售最多1.72,000,000股新股份。配售股份数目约为公司已发行股本的5.09%以及经配发和发行配售股份扩大后股本的4.85%。根据公告前最后交易日期的收市价每股7.34港元计算,配售股份的市值约为1,262,480,000港元,配售股份总面值约为1,720,000港元。

随后,8月10日公司发布公告,确认北京盘沣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高瓴资本完成配售事项。高瓴资本在医药行业广有布局,投资标的涉及生物医药行业的多条赛道。从以往投资来看,高瓴资本往往实行结构化价值投资,获得的历史收益非常可观,对看好的领域会持续布局买入该行业龙头企业。

图表三:高瓴资本生物医药行业的投资

数据来源:海榕财富风险投研,格隆汇整理

凭借综合实力抢占全球创新稀缺高地

再来看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业务板块。根据公司公告显示,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期内,公司在精准介入领域形成“血管、神经和肿瘤”三位一体的全球化战略布局,逐步实现“心脑同治”的战略规划。肿瘤治疗以及介入治疗是远大医药近年来全球化创新战略落地的着力点,各巨头也在该领域纷纷加码。

2020年8月2日,德国西门子医疗拟以164亿美元收购美国癌症医疗技术制造商瓦里安医疗系统公司(Varian Medical Systems)(以下简称瓦里安),成为今年医疗领域最大的收购案。被西门子高价收购的瓦里安三大业务分别是肿瘤业务、质子解决方案、介入解决方案。其中在备受关注的肿瘤介入市场,同样是瓦里安在2019年通过收购Endocare和Alicon两家公司进入的。

早于2018年,远大医药已开始布局肿瘤治疗领域,联合鼎晖投资斥资近100亿人民币收购澳洲Sirtex公司100%股权。澳洲Sirtex拥有肝癌介入治疗全球独家品种“SIR-Spheres钇[90Y]树脂微球”,后者已经连续纳入我国《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目前该产品的中国落地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中,有望在2021年底或者2022年初上市惠及中国患者。

抗病毒抗感染领域也是公司重点发展方向之一,目前的在研管线包括治疗脓毒症的HIP项目及新药APAD,以及副流感新药等。 随着海外新冠肺炎疫情告急,而公司创新药组蛋白抑制剂HIP除脓毒症外亦可用于新冠肺炎患者的急救治疗,在澳洲成功获批开展新冠肺炎ARDS的II期临床和脓毒症的Ib临床研究。据了解,HIP有望成为全球首创的可以治疗脓毒症的药物,以及有望在新冠急救领域成为全球研发进度最快的创新候选药物之一。

此外,获Glenmark Specialty S.A.授予的治疗过敏性鼻炎的复方鼻喷剂Ryaltris已向FDA递交New Drug Application,且在澳大利亚获批上市,未来市场潜力巨大。值得注意的是,近期高瓴资本也在A股市场买入一家呼吸科公司“健康元”,持有“健康元”8%的股份。

在眼科领域,,与高瓴资本已经入股的爱尔眼科不同,远大医药专注于更具潜力的眼科板块高壁垒创新药的产品线。公司在眼科方面引进了首个全球创新的治疗翼状胬肉产品,与目前的呼吸及五官科等现有优势领域形成强有力依托。2020年上半年公司眼科核心非处方滴眼液“瑞珠”在电商平台及药房零售均取得高速增长,期内收益约为人民币9346万元,较同期显著增长约34.2%。

高瓴资本买入涉猎以上行业的远大医药,说明高瓴资本对远大医药未来在肿瘤介入、重症抗感染、呼吸及五官科等创新赛道表现高度看好。

由此可见,企业能顺利并购的前提是对行业发展前沿有深刻的认识,以及资金实力、后续的商业化、国际化运营能力,从未来发展趋势而言,远大医药等龙头企业更具备这种综合素质。高瓴资本本次入股远大医药,也是希望借远大医药优质的赛道和强大的综合素质完善自己的投资组合,形成强强联合的局面。

小结

远大医药本身基本面扎实,占据的赛道受市场持续看好。然而,市场对公司存在较大程度的低估,所以从2020年开始,公司的股价就一路朝着合理估值上行。此次高瓴资本参与公司配售,使得整个价值回归的过程加速,股价上涨也随之加速。

伴随着配售落定,将有利于公司的估值进一步回归,市场给予远大医药的市盈率也会再次向头部靠拢。另外,高瓴资本和远大医药也能够更好地发挥协同作用,推动公司盈利能力提升,使PE和EPS同时发力再次推动公司估值上升。所以此次配售完成后,极大可能形成远大医药和高瓴资本强强联合的局面,未来公司股价依旧存在增长空间。

来源:格隆汇